首页 最新耽美漫画正文

小说 | 重生之深海澜珠(人鱼文)


一眼过去尽是雪色的墙壁,在走道之中来来回回多数是穿着雪白色制服带着燕尾帽的护士,在人群只有一个人不一样,“护士拔针。”一个清秀的男子走进去熟练的拔针,还没拔完呼喊声到处都是,海蓝就恨不得立即凭空消失,内心不断的懊悔,自己一个男人当初怎么就选了护理系呢?悔啊悔啊!

  

  尽管心中懊悔依旧快速的处理工作,刚换药出病房就听见吵闹声,“你们这群庸医你们这群魔鬼,害人不偿命。”家属激动的哭喊打骂声。

  

  海蓝听就知道,肯定是之前那个心衰的病人死了,家属一时接受不了,在这打骂医护人员,也难怪他们这样,死的那个是家里的顶梁柱才四十五岁,是突发性心衰,任谁也无法接受之前还好好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没了,海蓝看那些家属格外的激动,那帮小姑娘们扛不住连忙上去拦着家属,“有什么话好好说。”

  

  “好好说什么?人都死!你们要负责,你们这群庸医,天啊!”家属悲伤不已,哭天喊地,海蓝什么都没说,家属心里的悲伤无处发泄,只能拿护士开刀,出乎意料的伸手推了她手边的小护士,海蓝拉开女同事,来个英雄救美,结果因为冲力过大,头重重的撞上墙壁,海蓝只觉得视线慢慢模糊,同事的关心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什么都听不到。

  

  海蓝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很沉很疼,感觉浑身无力,这是怎么回事?海蓝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最原始的房间,这肯定不是医院,现在的中国还有这么原始简陋的房屋吗?就像是原始社会生活的那般,好吧,他说的有点夸张顶多就是古代社会,但对于没有电视电脑房间那就是最原始的,这是什么鬼地方?他们不会这么对待他这个英雄吧?

  

  紧关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蓝色长发俊美的男子走进来关切的望着他,“海澜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他是谁?他怎么认识自己?

  

  儿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疑惑的目光?“好好休息吧。”男子叹气摸摸他的头。

  

  海蓝并不想睡,可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睡着了,在梦中听到有人不断的再说:“求求你,求求你代替我活下去,好好照顾母父,求求你,求求你。”

  

  海蓝觉得这太荒唐了,可等他在醒来的时候,大脑涌出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海蓝整理完所有的记忆,手捏成全重重的砸到床上,该死的海澜,尼玛,为什么选中他呢?他竟然万恶的穿越了?还穿来这么个国家?老子要回去!

  

  海蓝咬牙切齿一会无力的松开拳,这个世界是异世,在这里只有兽人族跟人鱼族两个种族,兽人族生活在陆地上,有狮族,虎族,狼族等等,而人鱼族生活在大海有水的地方,这个世界没有女人,只有雄性跟雌性之分,雌性在任何种族部落都是极度珍贵缺乏的,只有雌性能孕育后代,而一般的雌性很难孕育后代,可人鱼族的雌性孕育能力极为强大,以往有兽人族跟人鱼族通婚,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人鱼族从此就像消失了一般。

  

  而海澜是狮族部落巫医的儿子,由于小时候的一场大火毁了半边脸,虽是极其珍贵的雌性,但胆小懦弱自卑的他备受歧视跟排挤,因为他的母父是他父亲一次狩猎从外带回来的雌性,除了父亲之外没人知道母父来自什么地方,他继承了母父别致的发色跟海澜色的眸子,在海澜小时候那些雄性雌性小孩子常常以这取笑排斥他,而他母父有着非凡的医术,是部落不可或缺的巫医,也就因为这样在父亲为救同伴而死之后,他们对待他们父子也不算很差,至少物质上是的。

  

  海澜本身一直跟着母父学习医术,海蓝叹气,没有想到当初那么一撞就撞死了,现在重生怎么还让他学医呢?更悲剧的是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是雌性,他凭什么生孩子啊?谁来救救他?尽管心里极其不愿意,但不得不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海澜了。

  

  海澜之前被人欺负落水生病,现在休养了几天,身体全好,这几天他感受到母父是个很好的父亲,虽然不多话但很温柔,但某方便也极为刚强,海澜认真的跟他学医术,反正多学点绝对没有坏处,可时间长了,本来就是个阳光男孩的海澜实在在家待不住,“母父我帮你出去采药草。”

  

  “你?”行吗?打击儿子的这几句话没说口。

  

  “嗯。”海澜微笑的点头。

  

  “好吧,你自己小心。”以前儿子总是胆小怕事,就算他逼着他出门,他也不愿意,如今竟然主动要求出去?实属少见,这几天他也感觉到儿子有些变化,比以前开朗了。

  

  海澜伪装成以前的海澜,走路低着头谁都不敢,他可不想惹麻烦,不少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的,海澜飞快走出去,来到部落后面的树林,海澜抬头看到大片的绿色植物,风吹的小草一致朝向他偏,犹如整齐站立的军人像他敬礼,海澜四处走走看看,发现树林后面有个不小的湖面,海澜什么都没想就走进湖水里,冰冰凉凉的湖水让他觉得很舒服,等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颈以下都在水里,他不会游泳啊!怎么就走这么远了?海澜连忙走上去,身上的兽皮都打湿了,海澜弄了弄,以前他并不喜欢水的,甚至怕水,可为什么现在却.......

  

  海澜实在想不通,也许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喜欢吧,海澜拿着篮子去采药,边采药边唱歌,悦耳的歌声在树林中散开,专心采药的海澜压根没有发现一头巨大浑身金黄色就连眼眸都是金黄色的狮子走到他不远处趴下,迟钝的海澜慢慢感觉到那强烈的视线,带着笑容回头一看,笑容立马僵住,狮子?本能的后退了两步,等等他怕什么?在部落里是不会有野兽的,他是兽人,他是谁啊?

  

  海澜实在想不出来,以前的海澜跟自闭儿童几乎没差别,部落的人除了母父之外他都不熟悉,可有点他知道,兽人形态的时候毛色瞳孔越接近金黄色表示能力越强,这只是全金黄色,肯定很强,海澜发现他一只前爪上有血迹,海澜走过去,从篮子之中拿出止血的药草给他敷上,“小心一点,感染就不好了,等会回去让我母父给你处理一下。”海澜头也不抬的说,等处理好后海澜转身准备离开。

  

  那头狮子歪着巨大的脑袋疑惑的望着他,样子萌极了,海澜接着去采药草,发现它一直跟着自己,“跟着我做什么?”

  

  其实它也不知道,它刚才只是被那悦耳的歌声吸引而来,没有想到竟然是他,那个走路都不敢抬头的海澜竟然有这么活泼的一面,而且看到自己都不会害怕,实在太让他好奇了,不会被是欺负的变聪明了吧?不过他原本真的长的很漂亮,要不是那半边脸被大火烧毁,他真是个大美人。

  

  狮子并没有回答,海澜看着它心里越发的激动,其实他一直是个绒毛控,海澜停下脚步,“那个.....我相信你应该不会生气,给我摸摸。”不等狮子反应,双手就抚上它的脑袋,乱吃豆腐,它先一愣然后身子慢慢爬在地上,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这毛好软好多,冬天抱着睡觉肯定很软和啊!呜呜呜怎么不是娃娃?这又带不走的,海澜感慨了一会后,“谢谢你,你也早点回家去吧!”温柔的笑容爬上他的脸,海澜起身回家,而他并没有发现那头狮子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金黄色眸子中....... 


作者有话要说:梦兔开新文了,希望大家会喜欢,求收藏求留言,(*^__^*) 嘻嘻……





2


2、第二章 再遇 ... 

 

 

  海澜压根没有把那头狮子往心里放,也不曾想过他们会再见,“海澜今天出去采药没事吧?让我看看你都采了些什么。”他并不关心儿子采到什么,他关心的是儿子有没有被欺负,以往出去儿子都是哭泣的回来,那些兽人不喜欢他,那些雌性排挤取笑他,虽不会伤害他的身体,可心灵往往受了沉重的打击,儿子也因此越发的沉默。

  

  “母父我没事,你看这些都是我采的。”母父也真不容易,一个带着那么个让人担心的孩子,母父真的很漂亮,父亲已经去了好多年,母父为什么没有想过再嫁呢?在雌性缺少的部落,就算已经嫁过的雌性也常常有再嫁的时候,“母父我......”

  

  儿子欲言又止的样子还真少见,“有什么话直说。”

  

  “母父我说了你可别生气,父亲死了那么久,为什么母父没有想过再嫁呢?”他们家的食物以及日常必需品都是母父看病换来的,不少兽人是想娶母父的,可母父都无动于衷,父亲再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他对父亲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

  

  悠兰心疼的抱着儿子,“海澜对不起,都是母父的错。”悠兰眸子里浮出深深的歉疚。

  

  “母父不用道歉的,我只是不想母父一个人太辛苦。”海澜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母父认为没有给他更好的生活感到歉疚,压根不知道其实事实不仅仅如此。

  

  这孩子还是如此的贴心,“傻瓜母父不辛苦,只要你幸福就好,如果你的父亲还在的话......”海澜一定不会是现在的状况。

  

  “母父我的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不知道父亲的兽型是不是跟它一样的庞大?抱起一定很舒服吧?

  

  悠兰的薄唇勾出一抹温柔弧度,“你父亲是最强大的兽人,很霸道也很温柔。”

  

  “母父我想父亲在天之灵也一定觉得很幸福,因为母父那么的喜欢他。”海澜傻傻的笑笑,悠兰看着儿子灿烂的笑容也笑了。

  

  海澜一直跟着母父学习看病,由于胆小他一直都是从旁协助,悠兰希望他独当一面,这不又逼着他单独给人看病,“母父药材不够了,我先出去采药。”海澜找个理由开溜,其实他不是不想单独看病,只是那么做的话,那他岂不是出名了?原本走路都不敢抬头看人的海澜,变得这么自信?再说他只是想平稳的过日子。

  

  悠兰望着跑出去的儿子叹气,这孩子的医术尽得他真传,为什么这么害怕呢?海澜拿着篮子跑到树林来,海澜抬头透过绿绿的树叶看了看淡然的天空,今天天气真好,海澜好心情的边哼歌边采药,在树林不远处无精打采的狮子听见了,突然站起健壮的后腿一蹬跳跃起来飞快的跑过来,海澜看到地上巨大的黑影,仰头一看是一个巨大的毛绒躯体,它轻轻的落地,海澜一看是之前的那头狮子,“是你?你怎么也在?”

  

  狮子撇开头,仿佛在生气什么,海澜有些纳闷,它生气什么?懒得理它,海澜继续哼歌采药,当它不存在,狮子看他不在说话,慢慢的扭回头趴在地上看他采药,其实自从那天见到他之后,他就天天跑到这来守着,期待他的到来,在部落里,他也去看过他,他跟以前没有区别,还是胆小懦弱,可来到这个树林他却不一样了,他喜欢现在的他,海澜的脸给人两重天的感觉,没有被毁的脸犹如仙人一般的完美,另一边却如鬼一般的可怕。

  

  海澜虽然很不想在意它,但毕竟有这么个庞然大物盯着自己,还一直跟着自己,实在无法当它不存在,海澜拿着篮子来到海边坐下,狮子也跟过来了趴在他旁边,“我们聊聊吧,我叫海澜,你呢?”它没有说话,海澜郁闷了,它总跟着自己,可又不说话。

  

  海澜起身走到湖里,伸手拨弄水泼向它,它没有想到海澜会这样,大大的狮头被弄湿,海澜依旧没有停手,它把前爪放在头前抵挡,样子可爱极了,真是萌物啊!“吼......”狮子轻吼一声。

  

  “生气了?谁让你不说话呢?不想里我的话,就不要跟着我,我回家去了。”海澜也装作生气的说。

  

  “没有!”狮子突然开口了。

  

  海澜一愣伸手摸摸它的头,“那你叫什么?”

  

  “若斯。”没想到他也有这么顽皮的时候。

  

  还真是惜字如金啊,海澜走上来坐下,跟它一起吹风聊着天,聊着聊着时间一下就过去了,海澜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趴在地上的若斯忽然站起来跑走了,海澜不解的望着它奔驰离开的背影,它这是怎么了?

  

  海澜准备回家,抬头却看见湖边不远处的山崖壁上有很珍贵的药材,海澜仔细看了看路段,虽然有些艰险但应该可以踩到,海澜爬上去,好一会后若斯拿着食物而回,看见他爬的那么高心脏差点没停,“你做什么?”若斯怒吼。

  

  吓了海澜一跳从上面掉下来了,“啊!”

  

  若斯快速奔跑过去,预想的疼痛没有来袭,相反是一个结实的臂弯,海澜睁眼,是一个金发帅气的男子,“谢谢你救了我。”

  

  “你爬那么高做什么?以后不准。”若斯冷冷的说。

  

  “采药啊,你看那草很珍贵的。”不爬上去怎么采?

  

  若斯放下他轻松跳了几下就采下来了,“给,以后不准上去,需要的话找我。”

  

  “谢谢你,为什么你一直用兽型呢?你刚才去哪了?”海澜有些好奇。

  

  “方便。”若斯带着他来到湖边,地上放着生肉。

  

  原来他是为自己找食物去了,“没有想到你还很体贴人,相信将来你一定会是个好丈夫的。”

  

  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意他,刚开始只是对歌声好奇,对他这样独特的一面好奇,可慢慢的好像有什么在变化,他也不懂,“没什么,这是应该的。”雄性照顾雌性是天经地义的。

  

  “我来做好了,不过没有调味料。”这很麻烦。

  

  若斯变成狮子咻的一下走了,一会之后拿着调味料回来,“等等。”若斯又出去了一会捡些柴回来,用锋利的爪子把整块肉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随后幻化成人型点燃柴,海澜找了一些比较细小的树枝穿肉块放在火上烤,好一会后烤肉的香味不断的散发,若斯有些馋了,他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香味,以往他们都是煮汤之类的,很少用烤的。

  

  烤好之后海澜先递给他,两个愉快的吃了起来,海澜看若斯吃的那么津津有味,心里有相当的满足感,有这样一个朋友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__^*) 嘻嘻……咱家的海澜跟若斯都很有爱嘛!求收藏求留言!





3


3、第三章 喜欢 ... 

 

 

  兽人的食量是相当的大,这些只够他塞牙缝的,海澜却只吃了一块就撑住了,“你吃的太少了。”难怪这么瘦,不知道还以为悠兰虐待他呢,部落的雌性都很瘦小,海澜是其中最瘦小的,在他眼里简直是营养不良。

  

  “没有啊,很多了,若斯我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是秘密。”海澜调皮的对他眨眼。

  

  若斯点点头,他也不想别人看到海澜这一面,两人在湖边散步聊天,天黑了才各自回家,悠兰在家一直很担心儿子,“母父我回来了,你看我采到这种珍贵的药材。”

  

  悠兰一看是那种生在在山崖壁上的药材,“下次不准采。”那么高万一摔下来可不得了,“你就是为了采这种草才回来的这么晚?肚子饿了吧?快吃。”这孩子胆子还真大。

  

  桌上是母父精心准备丰富的食物,可他的胃实在接受不了,海澜为难不已,“母父我不想吃。”

  

  “怎么了?”出去那么久难道还不饿?“海澜你是不是吃过了?”他怎么得到食物的?那些野果应该是吃不饱的。

  

  “我.......”要不要跟母父说若斯的事呢?

  

  悠兰伸手抬起儿子的下颌,让他注视自己,“有什么事不可以告诉母父吗?”看来儿子遇见什么重要的事。

  

  海澜深知他一个人养育自己很不容易,很关心自己,他也不想母父担心难过,“母父我也不大清楚,上次出门采药的时候,我遇见了一只全身包括瞳孔都是黄金色的狮子,当时它腿受伤,我帮它处理伤口,今天我出去采药又遇见它,我们一起吃过晚饭了,他告诉我他叫若斯。”

  

  “若斯?”竟然是他?“然后呢?告诉母父你喜欢他吗?”儿子也到婚配的年纪,只是他的容颜被毁,谁都不愿意上门提亲。

  

  “他是我的朋友,我当然喜欢。”若斯是他来到这的第一个朋友,他怎么会不喜欢呢?

  

  悠兰很顺其自然的理解儿子爱上他了,在这个世界雌性对雄性的喜欢就是爱的意思,这个美丽的误会就是这么造成的,“那你要加油。”悠兰并不会去找若斯提这件事,他相信只有真正喜欢儿子发现儿子内在美的雄性,才配的上儿子。

  

  加油什么?海澜疑惑的歪着脑袋,可也没有多想,而若斯回家去吃着母父煮好的饭有些无精打采,“若斯怎么了?不好吃吗?”以前这孩子每次吃饭都会很有活力,今儿完全像是不想吃,吃的很勉强,难道他的手艺退步了?

  

  “没有。”还是海澜烤的东西比较好吃。

  

  “臭小子不想吃别吃。”若斯的父亲尤森笑骂。

  

  若斯懒得理父亲,继续埋头吃,若斯的母父恩然觉得儿子很奇怪,而且最近总是不见儿子踪影,不到天黑不回家,“我吃完了,我先去休息。”若斯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孩子怎么了?”尤森也觉得儿子太奇怪。

  

  “你说他会不会有心仪的伴侣了?”恩然推测。

  

  “也许。”尤森若有所思道。

  

  “要不我去问问?”恩然觉得事关儿子终身大事,必须问清楚。

  

  “别,让他自己解决。”雄性找伴侣必须靠自己,这点都做不到还配做他的儿子吗?

  

  若斯天天去树林等海澜,海澜自从跟他成为朋友,也天天去跟他聊天,难得有朋友,而若斯更加喜欢他的厨艺,每次都去打猎要海澜做晚饭,海澜到不介意,可这只狮子的胃口太大,要喂饱它可不是一下能解决的,最后常常发展成每天下午他来树林,若斯就已经准备好一切,让他下厨了。

  

  海澜有些好奇兽人怎么打猎的,这天提前来,“若斯。”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他不是每天要帮悠兰吗?

  

  “因为我想你带我一起去打猎。”他很想看看。

  

  “不行。”雌性那么弱小没有自保能力,万一受伤怎么办?

  

  海澜伸手揉捏它大大的狮头,“带我去啦,我想去看看好不好?”

  

  海澜这点力气对若斯来压根不算啥,“你不怕被别人看见?”他深知这是海澜的禁忌,海澜失望的垂下头,这样的海澜让若斯心软,“上来。”

  

  海澜海澜色的眸子发出光芒,“谢谢你若斯。”海澜跨坐在若斯那宽大的背上。

  

  “抓紧。”若斯强力的后腿一蹬,快速的奔跑跳跃起来,海澜望着天空,海澜色的短发被风吹的翩翩舞动,阳光的照耀下海澜色的发色越发的耀眼漂亮,若斯扭头看到这样闪耀的海澜有些看呆,海澜的头发跟眼睛真的很漂亮,若斯带着他来到一般很少兽人来打猎的树林,一头凶暴的野熊对若斯发出攻击,若斯相当的轻松的跟它过招几下就杀了它。

  

  “哇,若斯你很厉害。”这么轻松。

  

  海澜的表扬让若斯心情很好,其实一般的雄性兽人都可以轻易杀死野兽的,若斯开始处理这头野熊,只带着需要的肉背着他回到部落里的湖边,首先生火,海澜烤着肉,还做了肉汤,这些做饭的工具都是若斯拿来的,“好吃吗?”

  

  “好吃。”比母父做的还要好吃。

  

  海澜也笑了,在现代的时候,他是一个人住,他不喜欢吃外面的食物,就学着自己做饭,老妈常常说现代的女生会下厨的不多了,男人会做饭是很重要的,在他家一般都是老爸做饭的,海澜很高兴若斯喜欢他的厨艺,俩人吃饱喝足后,“若斯变成狮子躺下来。”

  

  若斯疑惑幻化躺下来,两个前爪弯曲踏在胸前,样子萌极了,海澜纤细的手指拨弄他胸前的毛发,慢慢的来到肌肤上,给它按摩,以前在家的时候他养了一只狗,每次他给它按摩逗弄它的时候,它都很开心,他觉得若斯也会喜欢吧?毕竟他也是狮子嘛!

  

  他这样按摩若斯觉得浑身都放松了很舒服,可每每海澜故意逗弄他的毛发逗弄他的时候,若斯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两后腿间的庞然大物更加的肿胀,若斯嘶吼一声翻身扑到他,带着荆棘的舌头舔弄海澜的脸跟光滑雪色的脖子,“嘿嘿好痒啊!”海澜纯粹把它当宠物,压根没有往别的方面想。

  

  若斯只觉得身体更热了,这样的海澜真的很可爱很诱人,海澜突然双手搂住若斯的脖子,脸贴近他巨大的狮头,“若斯你这样好可爱啊!”毛绒绒的,抱起来好有喜感啊!

  

  若斯嘴角抽搐,没哪个男人听到雌性说自己可爱会开心的,一人一狮离的非常近,彼此炙热的呼吸都感受的到,彼此能从对方清澈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影子,顿时俩人脑海一片空,俩人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挨在一起的时候,海澜突然推开他,“我先回去了。”该死的他在想什么?对方可是一头狮子呢!他没那么变态吧?

  

  若斯错愕的望着逃走的他,嘴角勾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海澜真是太可爱了,海澜回到家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天啊,他那一瞬间怎么会对那头狮子有别的想法呢?太坑爹了吧?海澜烦躁的揉揉头发倒在床上,还是别多想了睡觉,若斯回家之后,听见父母在谈部落雌性的问题,“尤森部落里成年的雄性不算我们家的若斯已经有不少了,雌性却不多,这样下去不少雄性找不到伴侣呢!”

  

  “那是自然的,这种事不稀奇,你难道在担心若斯找不到伴侣?”每个部落都是这样,这个时候就看每个雄性自身的本事了,看谁能追求到,他的儿子绝对不会找不到的,若斯本身就非常的优秀。

  

  “才没有,对了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那悠兰家的海澜呢?他怎么办?”部落里很多雄性都排挤他的。

  

  “他也必须嫁人。”部落缺少雌性,哪怕海澜的样子不好看,但也是雌性啊。

  

  若斯听到海澜要嫁人心情很不好,心情很烦躁,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有点他明白他不要海澜嫁给别的雄性,绝对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__^*) 嘻嘻……咱觉得咱家的若斯狮子好萌啊,其实咱很喜欢动物,尤其是他们某些样子跟姿势真的好萌,明天梦兔的夜班,也许不会更新,请见谅!



添加下方微信公众号,发现更多精彩耽美漫画资源。


小说   |    重生之深海澜珠(人鱼文)


评论